帅气!杭十四中男生拿下上海音乐学院作曲系“状元”,他是怎么做到的

钱江晚报·小时新闻记者 郑琳

最近,音乐艺考生的专业考试“放榜”了!杭十四中的音乐舞蹈特色班今年又大获丰收,有7名学生在上海音乐学院的校考中合格。

其中,还包括一位“专业状元”——邵跃哲同学。这位帅气的杭州小伙,在全国的音乐艺考生中突出重围,获得上海音乐学院作曲指挥系第一名。

image.png

作曲指挥系,可以说是音乐学院里金字塔顶尖般的存在,考试科目繁多、难度极大。据说,上海音乐学院的作曲指挥系,连考三年不过的学生比比皆是。

邵跃哲是如何做到的?在这个人均5岁学乐器的时代,真正的音乐牛娃又是如何养成的呢?让我们听听他的故事。

微信图片_20210419183437.jpg

邵跃哲

钢琴、即兴作曲、唱京剧样样精通

上海音乐学院的作曲指挥系,因为要考的科目实在太多了,难度也非常高,所以对艺考生来说可谓“地狱级”难度。

钢琴、视唱练耳、和声、旋律写作、艺术歌曲写作、钢琴小品写作、乐理、钢琴即兴、问题答辩、戏曲演唱……作曲指挥系考生需要具备的全面素质让人瞠目。

在这么多科目里取得综合分全国第一,邵跃哲这个“状元”含金量极高。不仅如此,他参加的爱乐华声国际作曲比赛,作品还入围了决赛。以一个高中生的身份就能参加如此级别的作曲比赛,实属不易。

“邵跃哲同学非常热爱音乐,很执着,弹琴表现力强。”杭十四中音乐舞蹈特色班老师汪惠玲告诉记者,邵跃哲平时练习作曲都不分昼夜,所以取得这样的成绩。

邵跃哲笑言,为了第一天4门课的考试,他喝了8瓶红牛,“每考一门喝2瓶,平均1个半小时考一门,对身心都是巨大考验。”

在考试中,有一个即兴作曲的环节,老师给了一个短小的旋律动机,要求考生在钢琴上即兴发挥,当场编曲演奏。

还有艺术歌曲写作的环节也相当刺激,“这是今年我感觉最难的科目。” 邵跃哲告诉记者,因为他拿到的歌词竟然是一首现代长诗,总共有16行!

四月的黄昏里

流曳着一组组绿色的旋律

在峡谷低回

在天空游移

要是灵魂里溢满了回响

又何必苦苦寻觅

要歌唱你就歌唱吧,但请

轻轻,轻轻,温柔地

四月的黄昏

仿佛一段失而复得的记忆

也许有一个约会

至今尚未如期

也许有一次热恋

而不能相许

要哭泣你就哭泣吧,让泪水

流啊,流啊,默默地

“看到考题我愣了十几秒,这么长要怎么编写发展!” 邵跃哲回忆,“平时我们练习的一般是4句古诗,比较短小。”

邵跃哲把平时所学的一切都用到了这首歌上,最后他用了1个半小时,写出了全考场最长的艺术歌曲,“据说全考场写完这首歌的不到10人。”

有趣的是,还有一个考试环节居然是戏曲演唱。邵跃哲当场来了一段京剧《平生志气运未通》。“虽然我考的是西洋作曲专业,但是老师们想看考生是否有中国传统文化底蕴,将来在创作中需要有本土元素作为支撑。”

微信图片_20210419183423.jpg

初中时的邵跃哲

学会独处,计划精确到每天

音乐艺考生的高中三年是如何度过的?这位艺考状元的经历很值得学习。

“先是把手机换成了小灵通,断绝所谓的娱乐,仅保持基本通讯。” 邵跃哲说,并且他抛弃了一切无用的社交与聚会活动,把几乎所有的时间都腾给专业。

为了冲刺高难度的作曲系,邵跃哲列出所有要考的科目做成计划表,从年计划细分到月计划,再到周计划,最后逐日推进。因为他要面对的竞争对手,都是来自音乐学院附中的学生,他们6年中学阶段都全面投入音乐学习。

“要完美按计划进行其实是很困难的,总有偷懒与松懈的时候,但我觉得对音乐的热爱,以及对殿堂的神往足以支持一切。”

邵跃哲坦言到高三时,几乎每几天就有想放弃写作的念头,实在太辛苦。“感到疲倦和懈怠之时,我总是播放贝多芬第五交响曲,或德沃夏克第二大题琴协奏曲,以及我最爱的陈其钢的《悲喜同源》。”

每每置身于“交响森林”中的酣畅漓漓的痛快,能给邵跃哲无尽的动力。

作为音乐艺考状元,邵跃哲也分享了他的一些备考心得——

  • 趁早明确目标,并深思熟虑你所想报的专业、学校。有针对性地奔向一个明确的目标的成功率要远大于“全面播种”式的考学。如果消耗精力东奔西走,很可能颗粒无收。

  • 学会一个人独处,以沉浸的状态练琴学专业。做好长线作战准备,用月、周、日计划不断推进,并不断自我鼓励

  • 深度思考,时常总结分析,比机械练琴价值高得多。要逼自己对未来的方向做展望,以便及时调整战略。

如何培养音乐牛娃

家长分享经验

其实,有一个说法是——如今是个全民学音乐的时代,人均5岁开始学乐器。无论是传统的钢琴、小提琴,或是古筝、琵琶,还是尤克丽丽。

不过,恐怕大部分家长和孩子会在一两年之内放弃,买来的乐器也会束之高阁。

坦白说,学音乐是个投入产出比不太高的项目。一架钢琴少说上万,一节音乐课也至少200元。怎样才能不白费了这些投入,学有所成呢?

首先当然是,家长舍得投入。邵跃哲从5岁开始学钢琴,第一台钢琴就是原装进口的KAWAI,后来随着学习的深入,还换成了三角钢琴。音乐课从两三百元的初级课,到后来走专业艺考道路,昂贵的课时费,家长这一路的投资不可避免。

但比起钱,毅力恐怕是更重要的。

“如果要说有什么经验可以分享的话,坚持是最大的窍门。” 邵跃哲妈妈坦言,“每周1次到2次钢琴课,从5岁开始从未间断过。在学琴最初的阶段,家长的毅力可以说是决定性的。”

这个十几年的“从未间断”能让90%的家长望而却步。

要知道,即便是参加音乐艺考的学生,也有不少是中间中断过音乐学习,等到艺考前才又“捡”起来的。

但是邵跃哲的家长非常坚定。“我觉得孩子本身的天赋,以及学习过程中老师给的鼓励和肯定也是非常重要的。我们从小到大的老师一直都夸他乐感好,节奏感好。而邵跃哲也表现得非常喜欢音乐,从来没有要放弃的意思。”

“目标明确”也是培养出牛蛙的重要条件。

“初中就决定要冲刺杭十四中的音乐特色班,所以初二开始就到上海去跟着上海音乐学院的钢琴老师学琴了,孩子每周自己坐高铁去上海上课。” 邵妈妈说,“进入十四中以后,他的目标就只有上海音乐学院,只报这一所学校,心无旁骛。这么多年的学习目标很明确,没有徘徊犹豫过。”

在邵跃哲本人看来,有针对性地奔向一个明确的目标的成功率要远大于“全面播种”式的考学。“因为我们要集合全部力量精准地打击一个点而不是消耗精力、东奔西走,后者非常有可能颗粒无收。”

最后,老师指引的专业道路非常关键。

“我们本来准备考钢琴系,但是在十四中汪老师的建议下,转向了作曲系。” 邵妈妈说,“这个决定非常关键。因为单纯拼钢琴,很难拼过上海音乐学院附中、附小那些孩子。根据自身特点及时调整方向,才能获得最好的成绩。”

原文链接: